尋龍點穴


陰宅風水分為山龍風水及平洋龍風水,山地風水追求的是“天人合一,天人感應”。山龍風水講究的是形勢和理氣的最佳配合,形勢方面必須是:以穴為中心,以主山、少祖山,祖山為背景,以河流、水池為前景,以案山、朝山為對景,以水口山為屏景,以青龍山、白虎山為兩翼。理氣方面必須是:以穴的座向、分金,取五行生尅理論,配合亡人之命卦及水口方位,以及二十四山座向分金。使其福澤後代,蔭益子孫。平洋龍風水更多的是理氣配合,形勢的要求是坐空向實。平洋龍風水追求的是:風吹水激壽丁長,避風避雨真絕地。講究的是墳墓自身的座向、分金及水口的配合。總之,陰宅風水的主要要素是:覓龍、察砂、觀水、點穴、取向等。

墓園(陵園)風水地的選擇
現在有很多成片開發的墓園,千萬別以為整片風水地都一樣或者差不多!其實呢?只要方位不同,那麼風水的吉凶便:方位差之一點點,吉凶相差十萬八千里?那又如何來選擇墓園(陵園)的風水地呢?首先,從形勢方面必須考慮:
一、墓園(陵園)的風水的龍脈從何地來?墓園中風水的龍氣沿什麼方位行,所選擇的風水必須是龍氣能行到的方位。
二、墓園(陵園)的風水有沒有主山、少祖山、祖山、……,目前有的墓園,根本沒有主山,更談不上祖山及龍脈龍氣,勸君多走幾步,便可一目了然。故所選擇的風水必須有主山、少祖山、祖山等背山。
三、墓園(陵園)的風水的青龍山、白虎山、護山、案山、朝山、水口山也是必須重點考慮因素之一。這些因素必須具有,並且符合各風水山的要求。
四、墓園(陵園)的風水的明堂也是非常重要的。明堂的大小、高低,水的方位、遠近等。還有風水地的地基很多是人造的,必須弄清地基情況,…。上面這些方面綜合考慮,各方面因素相互平衡,根據風水原理,便可初步的確定墓園中風水地的位置。有了風水的位置,便可進一步看看該風水地是否符合風水的理氣。風水的理氣主要考慮該風水地是否符合所要葬或將要葬的人的命理八字,風水的座向分金如何?各房砂的方位如何?水的來去方位及如何選擇放水方位、後土神方位等,各方沖煞等。
另外,平地同樣要講究,別以為只有山地墓園(陵園)才講究風水,平地墓園(陵園)同樣講究,只不過平地風水的相法不同而已,若需瞭解這方面的知識,可參考本堂的陰宅學堂。

陰陽宅總論
祖墳和住宅得地利,就會心想事成,沒有地利就會事與願違。如果墓地凶而宅地吉,子孫有官可做。如果墓地一般而宅地凶,子孫連溫飽都成問題 。如果墓地宅地都吉利,子孫就榮華富貴。如果墓地宅地都凶,子孫就會流落他鄉,斷後絕嗣。如此,祖先神靈責怪,地禍接踵而來。住宅與墳墓相望和諧,可得地神與祖神保佑 ,子孫飛黃騰達,財物不斷滾滾來。人靠住宅安身,住宅靠人保護,陰宅蔭益子孫後代。

如何知道祖上風水的興隆與破敗?
祖上風水的興隆與破敗最直觀的體現便是面相:若五嶽骨高的人,其祖上風水便得龍脈地勢之利,四水清秀的,便得水法之來源。若紫氣盈面的,便是祖上風水得氣。若面色驟枯,則其祖上風水洩氣。若骨粗則祖上風水暴露,骨細則祖上風水隱藏。若骨粗露、眼又濁露的,主其祖上風水暴露或寄岩下園後未葬。凡是葬後便生異男的,日月角齊起,龍虎並朝,後山豐聳,紫氣繞面,此種神光,便是地靈得氣,人財兩旺。若葬後生男,但氣濁神蠻,肉粗骨硬,五嶽不正,則四水神氾濫,其他也不得勢而無風水也。若頭骨豐隆,面部完滿而驟然氣血枯槁,目光無神的,則有風水但已洩氣,數季後必敗。若面部豐滿潔白,紋沖痣破宮,耳目音聲損,則一定是水港橋路沖與壅塞來龍。手足腰背與癡呆顛狂的,有鬍鬚發頸下且如草如毛的,則其祖上風水必受樹木凋伐與欺淩。若面色焦枯且無神無氣的,顛倒錯亂的,定是祖上風水被傷,龍脈洩氣。

陰陽宅風水的改造與補救
我國的所有方術的本質都是一種趨吉避凶術。如果說對吉凶的選擇與避免,是人對於命運的一種軟弱抗爭的話,那麼風水術中對風水的改造與補救等,則較多地表現了人對於命運的一種主觀能動的態度。
風水家眼裏的理想風水寶地,是背靠主山,山環水繞。主山來龍深遠,氣貫隆盛,左右要有山脈環護,或者左右前後另有砂山護衛,這樣才能藏風養氣。前面要有水相繞,水不宜急,天門要開,地戶要閉。這樣才能得水存氣,這就是理想的風水模式。
理想的風水寶地並非處處皆是,缺陷則常常有,人的擇吉避凶有時難以圓滿,於是就想著去改造地形,彌補缺陷,使之趨於完善。
改造彌補的方法主要在藏風與得水等方面下功夫。藏風的具體方法是培龍補砂。如果來龍低平,砂山殘缺,不利藏風,則人工移土,填高補滿,使龍砂藏風養氣。對水的改造是多方面的,目的都是要達到得水,如果基址的風水缺水,則可以在造當的位置開渠引水進來,有的採取開湖挖塘,築堤蓄水的方法,使基址得水。如果是有水而水不理想,或太急、或不相抱、或成沖射,則用相應的辦法加以改造,如築堤壩加以改造,使之平緩,或開挖河道使之改向等等。
另有一種改造風水的方法是用鎮,如果來龍勢猛,有不羈之象,就在山上修建寶塔、樓臺以鎮之。如果河水險急,氾濫成災。也可修寶塔來鎮壓,所謂寶塔鎮河妖就是這個道理。修橋也可以改良風水,風水橋可以鎖住水口,留住財氣。但要方位正確,否則也會破壞風水,如廣東省汕頭市之海灣大橋及汕頭市之另一大橋,遙相互應,形似符合風水格局,即好象以市政府為中心(穴位),兩橋分別為青龍、白虎,大海為明堂,對面之山為朝案。實則一吉一凶,其中一橋鎖水有功,另一橋擋住來水,財退矣!風水也自破矣!
風水術認為房屋的佈局和內部設置也可以矯正風水,達到趨吉避凶。如正門前有大路直射,或正當風,可以在門內設照避或屏風,就符合風水要求了。……

陰宅風水為何能福蔭子孫後代?
龍、穴、砂、向五者,被風水師稱為“地理五訣”。龍,俗稱龍脈,即“地脈之行止起伏曰龍”。“土乃龍之肉,石乃龍之骨,草乃龍之毛”,因此尋覓龍脈對陽宅風水和陰宅風水都極重要。風水術有龍分九勢、五勢的說法,這都是從山形的走向之不同來加以辨別的。地脈又有三龍說,即北龍、中龍、南龍,都從昆侖山發源,這和前者一起孕育了我國的地形地貌學,它對各種形態類型的總結具有非常積極的意義。至於陰宅風水理論的描述,有如“人受體于父母,本骸得氣,遺體受蔭”,也就是說子孫的形體是父母(祖先)所遺的一部分,父母(祖先)的骸骨如果得到生氣,就會使子孫後代受到福佑,故此給父母(祖先)的骸骨找一個吉宅很重要。所以一個好的風水寶地,一定是“勢來形止、山水交匯、踞而候、攬而有”的,也一定會貴若千乘、富若萬全的。又如“山者,宣也、其氣剛。川者,流也、其氣柔。剛柔相蕩,而地道立也!山岡,體魄也,氣色,神理也。凡山,形勢崩傷,其氣散絕,謂之死,形勢雖具,生氣未舒,謂之枯。死者不可複生,枯則有時而潤”。又如山之不可葬者五,即光禿的童山不可葬,中斷之山不可葬,石山不可葬,偶經此處氣以勢止的山不可葬,孤獨的山不可葬,因 為從氣勢相結合來看,這些山的風水都有欠缺之處。

陰宅風水與風水法則
死者下葬後,真氣會與穴氣結合形成生氣,通過陰陽交流成的途徑,在冥冥中有影響、左右在世親人的氣運。陰陽兩氣,呼出來就成為風,升上天就成為雲彩,降落下來就成了雨,在地下流行的就成為生氣。生氣在地下流行,生髮時就能養育萬物。人是父精母血的結晶體,所以人也是陰陽兩氣的結晶體。每個活著的人都有陰陽兩氣,死後肉體消失,陰陽兩氣卻沒有消失。活著的人,氣聚凝在骨,人死骨未滅,所以人死氣還活。所以下葬者,要找一個有生氣的陰宅,讓生氣和不死的陰陽兩氣相結合來保護在世親人。
經書說:人死有氣,氣能感應,影響活人。這種感應是有事實根據的。例如西邊產銅的山發生崩塌,東邊用銅鑄成的鐘就不撞而鳴,這就是感應。再比如,春天來到,樹木抽葉開花,放在家裏的麥種也自動發芽。氣在地下運行,它運行時,順隨地勢走,它聚集時,也隨地勢停止。丘隴的石骨,平地凸起的土脊,都是有氣在運行的標記。經書說:氣有風吹就散失,遇上界水就止步。古代人聚集氣使它不散失,用界水限制它不再運行,所以把它叫做風水。風水的法則,得水最好,能藏風是第二個要求。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即使是盛大的氣運行還有它的餘氣止息,雖然零散但深氣也有聚集的地方。經書說:水流在土外,叫外氣。外氣橫行成為界水,土內的生氣自然止聚,說的正是這個意思。經書又說:淺深得乘,風水自成。士為生氣之母,有土才有氣。氣是水之母,有氣才有水。所以藏在乾涸燥熱的地方的氣要淺,藏在平坦地帶的氣要深。

風水的中明堂準則
山龍的中明堂常深,平地支龍的中明堂常淺。經書說:氣行於地下,物生於地上。平地的地勢有原脈,山地的地勢有原骨,它們或者從東向西,或者從南到北,回環往復地運行,就象要前進卻又有退,象要停止卻又有進。當脈氣止聚的時候,陰陽調和,土層變厚,積水很深,草密林茂,這種地方,貴如大官,富可千金。經書說:形止氣蓄,化生萬物。這就是上等葬地。土地以平坦為貴,以地下有支龍為貴。支龍起步的地方,生氣也隨支龍開始運行。支龍停步的地方,生氣也隨支龍停止並聚集而成為吉地。觀察支龍的方法,一句話,平地上隱隱隆起的條狀地帶就是支龍。經書說:地有吉氣,土隨龍起。地有止氣,水隨而止。勢隨形動,回復終始。法葬其中,永吉無凶。重山迭嶺,群龍眾脈薈萃,應當先把特形龍剔除出來。有的大龍形特別小,有的小龍形特別大,這些特別畸形的龍脈,不能用作葬地。經書說:壟龍要求在地上聳起,支龍要求在地下伏行。不論是壟龍還是支龍,聚止處應平坦如伸出的手掌。所以經書說:支龍因為深伏,所以要在它的頂部下葬。壟龍因為高露,所以要在山麓下葬。選擇支龍到龍首,選擇壟龍到龍足。選擇的形和勢不合法,生氣會象被驅趕一樣跑掉。壟龍說它的老,支龍說它的嫩,老忽又變嫩,嫩忽又變老。
 

靚地有五色土:


陰宅風水建築與山川的關係
陰宅風水在選址上最重視風水方面的考慮,對龍、砂、穴、水、明堂、近案、遠朝都有一定的格局安排和講究,包括基址的地質、水文、朝向、土壤的要求,尤其是與自然山川景觀渾然一體,達到極為宏偉完美的境界。以期達到天人合一的諧調與合同。所以在風水的做法上要求風水的建築,應該同其周圍環境、風景融匯在一起,達到依山為穴的境界。
所以高明的風水師可以從風水的做法上看出主山高低、案山、朝山的遠近、青龍、白虎山的合圍狀況、水的順逆等情況,反之,一穴風水選好址之後,則必須根據主山高低、案山、朝山的遠近、青龍、白虎山的合圍狀況、水的順逆等情況,來裝飾、修造風水的建築。如主山高的則配較高大的墓碑,若青龍、白虎山有缺損的,必須加以護手,逆水的、案山緊迫的,祭床應厚且高企,護手應挺直、外擴;若是去水的,則祭床應低薄,護手應環抱、內拱,並築道池以緩解山勢,等等。當然所有的建築必須符合相關尺寸,才能使風水的建築與山川形勢匹配,與大自然融為一體,才能天人合一。做到見墳而知其環境的至高境界!

陰宅風水的吉凶禍福
葬地會給後人帶來禍福,是禍是福,在葬地的險易可以看出。山勢往往有險,葬地要考察來龍的開頭和終點,在它生氣勃發的地方擇地下葬。所謂輔,是指夾護纏從,龍怕孤單,所以主龍周圍要有夾護的龍。要避開它的害處,淺脈就順乘它,深脈就深葬以獲取生氣。開挖以連通脈氣,合土以鞏固龍脈。乘金相水,以土印木,對外藏住八風,對內收住五行。上承天光,下就地德,使陰陽調和,五行俱備。所以君子都力求改變自然,改變天命。經書曰:目工之巧,工力之具。趨全避缺,增高益下,微妙在智。觸類而長,元通陰陽。這就是上等葬山。來伏又象連,其根本在天上。來龍象波浪,象奔跑的馬,它來時象賓士,勢不可擋。它停止時象死屍一樣一動不動。象懷萬寶而燕息,象具萬膳而潔齋,象囊皮鼓,這是比喻吸氣時的情景。象器物裝東西,是比喻氣聚而不散的情景。象龍象鸞的翻騰盤旋,象禽鳥伏象猛獸蹲,象帝王一樣尊嚴,是比喻明堂開啟的情景。象朝向大海,象眾星拱辰,是說千江萬河都同歸大海,星斗滿天都拱向北斗,比喻眾水為穴所用,眾山都朝拱這龍脈。龍虎抱衛,是說青龍白虎擁抱護衛朝山和主山,龍情相向。主山和客山相迎,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勢端正明朗,不近葬事的五種害山,不近空場,這種葬死比前一種葬地稍次一等。

陰宅風水的形勢吉凶
從葬地來看,千尺的山水叫勢,百尺的山水叫形。勢和形順就吉,勢和形逆就凶。勢凶形吉,原有的百種福還只剩下一種福可能留住。如果遠勢吉而近形凶,葬後幾天就會有災難降臨。千尺之勢,委宛頓息,氣不融結,外不能聚內氣,氣在地中消失。經書說:生氣散漫而無蓄聚的穴庭,是一種只能使骸內朽壞而不能福蔭生人的凶穴。噓呼氣能散漫生氣,因而才需要青龍白虎來護衛穴庭的生氣,如果處在中間的高丘,左邊沒有青龍,右邊沒有白虎,前後空曠,那麼,這種高丘的生氣就會被風吹飄淨盡。經書說:缺漏的穴,是使棺木朽壞的地方。外氣(水)是用來止住內氣,過水是用來擋住來龍。遠勢來而近形止,前有山水親迎後有依靠,這就是風水吉地。

陰宅風水的分合吉凶
葬地之後倚仗圓山,這是分,前面有尖山相迎,這是合,後要有分,前要有合。經書說:葬地分穴山本身和前、左、右四個勢。氣從八方湧來,所以葬地以左邊為青龍,左邊為白虎,前面為朱雀,後面為玄武。要求玄武垂頭,朱雀翔舞,青龍蜿蜒,白虎馴府。如果相反,法當破死。所以白虎蹲著叫銜屍,青龍箕居叫嫉主,玄武不垂頭叫拒屍,朱雀不飛舞的叫騰去。總之不利下葬。用土圭測定葬地方位,用玉尺量遠近。以支地為青龍白虎,龍虎的來、止在高地,要求要象肘臂一樣環抱葬地。以水為朱雀時,它的衰敗和發旺都和水的形相關。忌水流湍急,沙沙作響的水好象悲傷哭泣,作葬地則凶。朱雀水從生氣發源,由小到大,由少到多。再由大變小,由多變少。停聚在結穴處,然後又排泄流走。排泄注走時彎曲回折,像是依戀葬山。經書說:山來水回,貴壽豐財。山囚水流,虜王滅候。葬山地的土要細而堅硬,沒有滲水。濕潤而有石塊的葬地是凶地。

陰宅風水的三吉六凶
經書說:陰宅風水的穴有三吉,葬地有六凶。藏神合塑,神迎鬼避,是一吉。陰陽沖和,五土四備,是二吉。目力巧,工力具備,趨全避缺,增高益下,是三吉。陰差陽錯,互不調和,是一凶;葬時不宜,是二凶;力小圖大,是三凶;恁恃福力,是四凶;僭上逼下,是五凶;變應怪變,是六凶。經書說:吉穴而凶葬,如同棄屍骨,遠勢低而近形高,前面有山谷後面有山岡,是龍首藏身之地。龍形中,葬在龍鼻龍額為吉,葬在龍角龍目為凶,葬在龍耳大吉,葬在龍唇大凶。葬在脈氣聚集的龍腹大吉。如果人為鑿穿,傷及龍脈,那就不只是本身葬山生凶,而且朝山也不能作穴場。否則報應即刻出現。葬山之法,象在山谷中呼喊,回聲立即傳出。這是說葬吉地和凶地所招來的福和禍非常迅速。

陰宅風水的剛柔論
《易經》曰:立天之道曰陰陽。邵氏曰:立地之道,剛柔盡矣。故地理之要,莫過於剛與柔。剛柔者,是指其體質也。天地之始,雖如漾沙之勢,沒有山川可言,然而,既然有風、氣相互摩擦,水、土相互振盪,所以只有剛的才能生存,柔的則被淘汰,於是才有了山川之形。山體剛的則用柔,故高聳而凝定;水體柔則用剛,故卑下而行。另又剛中有柔,柔中有剛。邵氏以水為太柔,火為太剛,土為少柔,石為少剛,這就是地的四象。水為人身的血,故為太柔;火為人身之氣,故為太剛;土為人身之肉,故為少柔;石為人身之骨,故為少剛。水、火、土、石合而為地,有如血、氣、骨、肉合之為人,也同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是同樣道理。若細推之,風涸燥者皆剛,夷坦者皆柔。但是,涸燥之中有夷坦,夷坦之中有涸燥,這就是剛中有柔,柔中有剛。凡強急者皆剛,緩弱者皆柔,然強急之中有緩弱,緩弱之中有強急。自此以往,盡推無窮,知者觀之,思過半矣。

陰宅風水的動靜論
風水的動靜,動靜者,便是其變通也。大凡天下之理,均欲動中求靜,靜中求靜,不欲靜愈靜,動愈動。古語雲:水本動,欲其靜;山本靜,欲其動。這乃至理之言也!所山以靜為常,是叫無動,動則成龍也;水以動為常,是叫無靜,靜則結吉地也。所以成龍的山,一定踴躍翔舞,結地的水,必定是灣環悠揚。如果是偃硬側勒,沖激牽射,則動不離動,靜不離靜,山水便不融結也。但是一靜一動,互相迴圈,山也有動極而靜,水也有靜極而動,不可執一而論,全在於融化之妙。

陰宅風水的聚散論
風水的聚散,聚散者,言其形勢也。曆觀古人之葬,大部分墓穴奇怪。並不是喜歡怪也,皆因得山水之正,所以怪穴不為怪也。令人於大聚之中,或拘於形穴而不葬矣。所以便有形勢之聚散,有穴中之聚散。大勢的聚散見乎遠,穴中之聚散見乎近,是二者有相須之道也。

陰宅風水的向背論
風水的向背,向背者,言其情性也。地理與人事不遠,人的情性也不一樣,而向背的道理卻非常清楚。向我的,必有周旋相與之意,其背我的,必有厭棄不顧的形態,雖可以暫時矯飾,但其真實的自然形態是不可能掩飾的。故觀地察地必須看其情的向背。向的不難見,凡相對如君臣,相待同賓主,相親相愛象兄弟骨肉,這些都為向之情也。背者也不難見,凡相視如仇敵,相拋象路人,相忌同嫉冤逆寇,這些都為背之情也。察形貌的真偽,察其情性者得其真,向背的道理明白了,吉凶禍福也就顯而易見了。所以有人曾稱地理之要,不過是山水的向背而己。

陰宅風水的雌雄論
風水的雌雄,雌雄者,言其配合也。所謂孤陰不生,獨陽不成,天下之物,講究的是配對。地理學家用雌雄來比擬,即同相互對待的道理。如何言之?山屬陰,水屬陽,故山水相對有雌雄,而山與水之中又各有雌雄。陽龍取陰穴,陰龍取陽穴,這就是龍穴之間的雌雄;陽山取陰為對,陰山取陽為對,這是主客之間的雌雄也。若其地融結,則雌雄必合,龍穴砂水左右主客必然相互登對,若單雄單雌,不相互登對,雖然結地,一定不是真吉地。經曰:雌雄相喜,天地交通。又曰:雌雄不顧不勞看。古人多以此為妙,然而也是天地自然之理也。

陰宅風水的強弱論
風水的強弱,強弱者,言其稟氣也。夫天下之理,中而己矣。太剛則折,故須柔以濟之;太柔則弱,故須剛以濟之;剛柔相濟,則中道得矣。論地理者,必須察其稟氣,稟氣偏於柔,則其性緩,稟氣偏於剛,則其性急。稟剛的性急,擇穴宜於緩處,若複穴于強急之處,則必有絕宗之禍。稟柔性緩,擇穴則宜於急處,若擇穴於弱緩之處,則必有冷退之患。強來強下則傷龍,弱來弱下則脫脈,故立穴之法,大概欲得酌中恰好的道理,不得倚於一偏,若偏則生出病來。然非權衡有定,則亦未易語也。

陰宅風水的順逆論
風水的順逆,順逆者,言其去來也。其來的如何?水的所發處,山的所起之地。其去的又如何?水的趨向,山的止處。知來去而知順逆者有矣,不知來去而知順逆的,沒有。夫順逆二路,如盲似聾,自非灼然有見,鮮不以逆為順,以順者為逆矣。要知順山順水者,順也,所謂來處來者是也。逆山逆水者,逆也,所謂去處去者是也。立穴之法,要順中取逆,逆中取順,這一道理,不可易改。若推而廣之,則脈有順逆,龍有順逆。順龍之穴結必逆,逆龍之穴結必順,這就是山川的自然形勢。大凡論順逆者,要知山川的大勢,默定於數裏之外,而後推順逆於咫尺微茫之間,否則黑白混淆,以逆為順,以順為逆。

陰宅風水的生死論
風水的生死,生死者,言其取捨也。夫千里的來龍,只不過一席之地,如果不是生死之別,則有什麼可抉擇的!生死的說法不是單邊的,大凡有氣的為生,無氣的則為死;脈活動的為生,粗硬不動的為死;龍勢推左則左為生,右為死;龍勢推右則右為生,左為死;又有瘦中取肉,則瘦處死而肉死生;飽中取饑,則饑處生而飽處死,如此種種,均應細推之。生則可取,死則捨棄,取捨明後穴法則定,穴法定後則禍福應。如果碰到生死難辨的,取捨不當,則是造化弄人也。

陰宅風水的微著論
風水的微著,微著者,言其氣脈也。夫氣元形者也,屬乎陽,脈有形者也,屬乎陰,陽清陰濁,故氣微而脈著。然氣不自成,必依脈而立,脈不自為,必因氣而成,蓋有脈而無氣者有矣,未有無脈而有氣者也。經曰:氣乘風散,脈遇水止。無脈無氣者,水害之也,有脈無氣者,風乘之也。善觀氣脈者,以有形察無形;不善觀者,以無形蔽有形,蓋無形只在有形之內,但知者所見實,故於粗淺而得精微,愚者所見昏,故於荒忽茫昧而不曉。豈知四水交流則有脈,八風不動則有氣,此有且者所共見,有心者所共知,而術之至要,初不外是也。

陰宅風水的分合論
風水的分合,分合者,言其出沒也。脈之所以為脈,並非徒然而生,頓然而有。有其出必有其自然之來,有來則有分水以導之,其沒也必有所止,則必定有合水界之。郭氏雲:地有吉氣,隨土而起,支有止氣,隨水而比。又曰:支之所起,氣隨而始,支之所發,氣隨而鐘。這是古人論氣脈的源流也。氣隨土而起,故脈行必有脊;氣隨水而比,故送脈必有水。氣起于支的開始,故上有分,脈鐘于支的終點,故下有合。有合無分,則其來不真,因為內無生氣可接也。有分無合,則其所止不明,因為外局無堂氣可受也。有分有合,則有來有止,有出有沒,則龍穴融結無疑,也為全氣之吉地也。但是,大有大的分合,小有小的分合。真地的融結,則有三分三合。穴前後一分合,起主龍虎所交二分合,祖龍至山水大會,三分合也。小合則為小明堂,大合則為大明堂,合于龍虎內則為內明堂,合于龍虎外則為外明堂,各不相亂,這一道理一定要弄清。

陰宅風水的浮沉論
風水的浮沉,浮沉者,言其表理也。夫脈有陰陽,故有浮沉。陰脈常見於表,即浮也,陽脈常收於裏,即沉也。大凡地理家察脈,與醫生摸脈一樣,好的醫生摸脈的陰陽而用藥,高明的風水師察龍之浮沉而立穴。夫三陰從天生,以其陰根于陽,故陰脈一定是上小而下大,其出口也一定尖。三陽則從地出,以其陽根于陰,故陽脈必上大而下小,其出口也必圓。所以觀脈的可用:口尖者皆陰,其脈浮於表,口圓者皆陽,其脈沉於裏。推而廣之,則凸者脈浮,凹者脈沉,微細者脈浮,粗重的脈沉,眾高一低者脈浮,眾低一高者脈沉。用此法則陰陽之理可得也。

陰宅風水的淺深論
風水的淺深,淺深者,言其准的也。若淺深適當,則風水自成,故蔔地者必以淺深為准的。宜淺而深葬,則氣從上而過;宜深而淺葬,則氣從下過,這樣雖能得到吉地卻不效應,即是這樣的原因。大凡首先察來脈的陰陽,再看四山的從佐。如果脈入首強,作凹穴,出口圓,此乃脈浮而穴陽,宜淺。來龍入首弱,作穴凸,出口尖,此脈沉而穴陰,宜深。故有淺深得乘,風水自成之說。淺深之法多變,然其理也不過如此。切要辨認入首陰陽蝦須界合明白,若當深而淺,當淺而深,差於咫尺之間,反吉為凶矣。經曰:地吉葬凶,與棄屍同,正此丈也。

陰宅風水的饒減論
風水的饒減,饒鹹者,言其消長也。龍虎左右各有饒減,但饒減龍虎者何也?這消長陰陽的意思也。饒減的方法,大凡以先到為主,龍山先到,則減龍而饒虎,其穴必居左,虎山先到,則減虎而饒龍,其穴必居右。大凡山水關鎖,必須交固後其氣才全,穴左則取左山為頭,須右水過宮鎖斷,即為風水陰鎖陽關也;穴右則取右山為關,須左邊水過宮鎖斷,即為風水陽鎖陰關也。惟有朝山朝水,則順關順鎖不妨,若橫水過宮,則逆關逆鎖方善。所以雖是毫釐差謬,其禍福則大不相同。

陰宅風水的趨避論
風水的趨避,趨避者,言抉擇也。天下之道,吉凶善惡常相伴,不能皆吉也,中間定有凶的地方;不可能全善也,定有惡之處。所以遇到的必不齊全,既然如此,就要趨吉避凶、去惡從善。地理(風水)也是如此。山川之所鐘不能皆全,純粹之氣不可能沒有駁雜,既不能無所駁雜,則妍媸醜好,亦其宜耳。但山川的形態不一,咫尺之移轉立即不同,或低視而醜,高視而好;或左視如妍,右視如媸;或秀氣聚下而高否;或情意偏右而左則虧。

陰宅風水的裁成論
風水的裁成,裁成者,言其人事也。夫人不天不因,天不人不成,自有了宇宙,即有山川,數不加多,用不加少,必天生自然而後定,則天地的造化也有限也。所以山川的融結在天,而山川的裁成在人。如太過,則裁其過,如不為,則益其不及,使其過變中,截長補短,損高益下,莫不有當然之理。其始不過目力之巧,工力之具,最後是奪神功,改天命,而人與天同一矣。故善者利用自然,不破壞自然;不善者泥乎自然,卒不知其所當然。故道不虛行,存乎其人也。

陰宅風水的感應論
風水的感應,感應者,言其天道也。夫天道不言而感應,福善禍淫,皆是物也。諺雲:陰地好不如心地好,此善言感應之理也。所以,求地的人必須以積德為本,如果其德果厚,天必以吉地應之,以其福蔭其子孫也,地之吉亦將以符也。若其惡果盈天,必以凶地報應之,禍其子孫也。蓋心者氣之主,氣者德之符,天未常有心於人,而人之一心一氣,感應自相符合。郭氏雲:吉凶感應,鬼神及人。祖先的骸骨不可不擇地安葬之,但若不修其本,惟末是圖,則不累及祖宗者少矣,何況還要福蔭其子孫。

鄺展誠風水命理
電話:(852)6122 6962
電郵:
kwongchinshing@yahoo.com.hk